第五百七十九章 纵横之道(1/2)

圣天塔百丈之外,林荒望着高塔第九层,眉头微微皱起,显得有些疑惑。

在第九层的塔壁之上,有一个名字。

不过留在上面的,却是被抹去的痕迹。

“从第九层走出的那个人是谁?”

林荒问着君倾城。

君倾城摇了摇头,“不太清楚,刻在圣天塔上的文字,除了本人,其他人很难抹去的。但据说第九层名字的主人,因为犯了大忌讳,会给青天武府带来极大的灾难。所以武府曾经不得不太上长老尽出,以大手段强行将这个名字抹去”。

林荒神色微微沉凝,心中不禁倒吸一口凉气。武圣境界陆东皇都只能在第六层留下名字,第七层南唐之和第八层的林太卿,不知道有何等实力?

而能在第九层留字的,又该是何等强大的人。

这样的人,又是犯了怎样的忌讳,逼得青天武府不得不强行抹去后者名字,以防带来灭顶之灾。

询问无果之后,林荒也不再去关心第九层的名字,而是将目光落在了第八层的字迹上。

能活着走出圣天塔的人,已然是万中无一。

而他们留在圣天塔上的文字,也自然是蕴含着神秘的气息,一笔一划皆是透着玄妙的味道。

或如剑气充盈天地。

或如霸刀横斩八荒。

有的则如苍龙盘卧,白虎咆哮,令人深陷于文字之中所蕴含的武道力量。

裴秀夫指引林荒来此,自然不会是让林荒到此一游,而是希望林荒能够有所领悟。

随后,林荒目光聚拢,以神魂的力量,仔细的观摩着圣天塔第八层的文字。

选中第八层,并非因为除了第九层被抹去的字迹外,第八层的文字最高。而是林荒感受到了,那第八层的文字让他有种莫名其妙的亲切感。

字中神韵,更是让他有一种如鱼归海的欣喜与沉浸。

逐渐的,林荒开始陷入一种玄妙的状态,令得君倾城微微有些惊异。

文字中蕴含着力量与奥义,在整个青天武府都是共知的。武府中,也有不少弟子前来观看这些名字,以求得玄妙的感悟,从而提升境界。

可真正能成功的,寥寥无几。

即便是她,也同样如此,很难感悟出其中的奥妙所在。而林荒能在如此快的时间中,陷入这种玄妙的状态,的确让君倾城有些惊讶。

忽的,林荒扛着圣天塔恐怖的威压,往前走了十丈,更是让君倾城有些侧目。

武府之中,任何弟子都有资格进入圣天塔中。可虽然如此,真正能扛着圣天塔恐怖的威压,走入圣天塔的,就已经堪称恐怖的存在了。

即便武府中最负盛名,堪称三年之内最有望率先走进圣天塔的王枭,在此观摩了一年,也才将距离推进五十丈。

圣天塔外,林荒已经放下了一切,身心皆是陷入了一片空灵。

第八层林太卿所留下的文字,深深的印刻在脑海中,演化成无数神秘的气息。

文字的本身,并没有任何意义。

可那一笔一划之中的神韵,却是蕴含了武道的奥义。这种奥义,无法诉之于口,只能依靠感悟。

静心的感悟。

就如同林荒读秦长生的札记,而将杀神一刀斩大成,一瞬之间领悟雪飘人间。

此刻,林太卿所留下的文字,就如同后者的经历一般。一笔一划,皆是透着人生的经历。

一笔一划中,充满了年少的意气风发,与纵横天下的狂肆与傲岸。

圣天塔外,林荒感悟着文字的神韵,一步一步前进。

不快也不慢。

后方的君倾城却是神采奕奕,望着林荒的背影,眼中充满了异样的光芒。前后不过刻钟时间,林荒已经走出了三十丈,而且脚步未曾停下。

再过片刻,林荒脚步忽的一顿。

君倾城目光微缩,只见林荒的脚步停留在距离圣天塔六十丈的地方,周身白袍飞扬,气息急速攀升而上。

嗡的一声。

此章加到书签